moon521tvxq

命中注定之——你是我的皇后(二)

  不容易的第二章 大家看着玩吧  

  不要上升 别较真哈~~

 

 春去春来,两载已过……

“皇后娘娘,皇上今日有要事处理,不能过来同您用膳了。”

正在看书的千玺只是轻轻点了点头,眼神未从书上离开过分毫,对于皇上来是不来似乎并不在意。

王俊凯与易烊千玺成亲已有两年,这两年来二人的关系不上不下,真真的相敬如宾,按照宫规每月整日皇上都要到皇后的宫里用膳,若无要事王俊凯都会遵守规定来陪千玺用膳,只是两人话都不多,大多时候都是沉默相对。

这种状况稍稍缓和还是在第二年的时候,一日王俊凯照惯例来千玺宫中,看到千玺房中不知何时摆了一架古琴,登时来了兴趣,王俊凯自小便十分喜爱音律,只是先皇和太后担心他玩物丧志,不肯让他过多涉猎。

但王俊凯只一眼便知此琴是难得的极品,忍不住伸手拨弄了两下:“ 千玺也懂音律?” 

“恩,六岁时便学了,只是臣愚笨现在也不过略通一二罢了。”千玺站在一旁温声回道。

这琴是千玺六岁生日时易相送给他的礼物,也是千玺最珍爱的东西。

千玺入宫后易母担心他在宫中无聊,便让易相在进宫探望千玺时将此琴带给了他。

王俊凯将位置让了出来:“ 千玺谦虚了,这琴是个古物,一般人很难驾驭,不知千玺可否为孤弹上一曲。”

皇上的这个要求千玺自然不能拒绝,微微欠身道:“ 臣遵旨。”

在宫中一年,养尊处优,千玺白皙清润了不少,玉指纤纤抚琴的模样十分的赏心悦目,而且千玺琴技了得,余音袅袅,不绝如缕。

或许眼前景象太过迷人,也或许是琴音太过悦耳,王俊凯竟有些痴了。

自这次之后,王俊凯很多时候都会多留一会儿,听千玺弹上两曲才会离开。

不过除此之外两人之间也没再有什么变化,就这样不冷不热的又过了一年。

今日,王俊凯也确实是公务缠身,才没有去千玺那里。

叶国北边有一蛮族鲁国,从先皇开始便一直扰叶国边境,两国十几年间大大小小的战役打了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只是鲁国民风彪悍,兵强马壮,叶国每次都讨不到什么好处,因此这鲁国也一直是叶国的一块心病,王俊凯的父亲练兵秣马十载就是决心将来要与鲁国一战,而王俊凯也一直有此决心,自登基以来便一直暗暗准备,不想鲁国却突然示好,要与叶国联姻,说只要叶国将一位公主嫁给新鲁王,鲁国便保证30年不再进犯叶国。

一时之间与鲁国是战是和朝堂争论不休,但大部分官员都上书主和,王俊凯看着那堆积如山的奏折头疼不已。

这时小陶子躬身向王俊凯禀报:“ 皇上,源世子求见。” 

王俊凯听到王源来找他脸上多了一丝笑意:“ 快宣。”

王源随着内侍来到御书房见到王俊凯正欲行礼。

王俊凯开口了:“免礼吧,”

王源直起身子,对着王俊凯微微一笑,整个人都甜甜的。

王俊凯的心情一下子好了不少:“源源,过来。”

待王源站到王俊凯身边时,王俊凯便拉着王源坐在他旁边的空位上,而那个位子本应是皇后坐的,在叶国男后是可以在御书房陪同皇上批阅奏章,二人共议朝事的。

“源源,今天你怎么突然来这里找我?是不是想我了?”王俊见到王源就忍不住想逗逗他。

王源有点脸红:“ 最近几天上朝我都见你心情不太好的样子,所以想来看看你。”

王俊凯往王源的身边靠了靠:“恩,还是源源关心我。”

王源瞟了一眼二人面前堆积的奏折:“你还在为鲁国的事情伤神啊。”

王俊凯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 是啊。鲁国的问题纷繁复杂,一时很难决定。”王俊凯转了转眼睛:“ 源源这鲁国,你说我们是战好呢还是和好呢?” 

王源犹豫了一下缓缓说道:“ 我父亲说过与鲁国联姻,兵不刃血就能解决两国矛盾,实为难得的好事,若是能以此机会与鲁国结成盟友对我叶国国力来说更是好事。”

“源源,” 王俊凯沉声打断了王源:“ 你父亲的这些话这几日在朝上我都听过了,我现在是想听你的想法。”

“我的想法?”王源的脸上有一丝茫然,想了一会儿道:“ 我同意我父亲的看法,一旦开战民不聊生,两国和解是个好事。”

王俊凯暗暗皱眉,王源的父亲王朔侯爷并不是佞臣,也颇有才华,虽不比易相,却也是朝堂的中流砥柱,但王侯爷出身王公贵族,在政事上时常有些官僚主义,所以王俊凯一直希望在政见上王源不要过多的受他父亲的影响。

王源见王俊凯面色不愉,小心翼翼的拉了一下王俊凯的衣袖:“ 小凯,我说的这些,是不是让你不高兴了。”

王俊凯想王源毕竟还小,也不忍苛责于他:“ 没有,其实现在朝中多数官员都是主和,毕竟一旦开战确实受苦的还是无辜百姓,只是到底如何还需从长计议。”

王源乖巧的点点头:“恩,其实鲁国一事不管你最后如何定夺,我都支持你。”

王源离开后,王俊凯甚是疲惫的靠在了龙椅上,感觉就像是被一层一层的油纸糊上了一般,闷得很!

第二日朝堂上仍旧为鲁国的事情争论不休,退朝之后,御书房的奏折竟然比昨天还多,王俊凯阅着千篇一律的奏折,实在烦闷难忍,将手中的折子扔到一边起身想去御花园逛逛。

小陶子正要跟过去,王俊凯马上摆了摆手:“ 孤想自己走走,你不要跟着。” 然后快步离开了御书房,

自己在御花园漫无目的的瞎转了好久,王俊凯的心情丝毫没有缓解,走着走着路过了御花园角落的一处凉亭,竟看到易相和千玺坐在里面喝茶。

算算日子,今天也的确是易相进宫探望皇后的日子,王俊凯也无意打扰他们父子团聚,抬脚正欲离开。

“千玺,这鲁国你觉得我叶国是该战还是该和?”

听到易相问千玺鲁国一事,王俊凯本打算离开的身形不由得顿住了。

其实易相很少同千玺讲朝堂的事情,易相这一问对千玺来说倒真有点突然:“ 这…那父亲是如何想的呢。”

易相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茶:“ 两国可以化干戈为玉帛不失为一件好事。”

在暗处偷听的王俊凯面露疑惑,易相虽然不曾明确的表态,但是他探过两次易相的口风,明明易相更偏于一战的。

千玺挑眉:“ 哦?父亲也支持与鲁国联姻?”

“如何,我这样想有何不妥?”

千玺摇摇头:“ 孩儿不敢,只是孩儿觉得,这是战是和主要还是看我叶国目前的兵力,但只要有五成把握…”千玺的指尖用力的点了两下面前的石桌:“ 孩儿认为最好一战!” 说到一战之时,千玺语气铿锵有力。

王俊凯听到千玺的话也是心头一跳,双目微瞠,侧耳听得更加认真。

易相眼底浮起一丝满意的笑意:“此话怎讲?”

千玺站了起来长舒一口气,一改往日的温润如玉,整个人看起来异常严肃,似是有千言万语在胸中不断涌动,终于可以一吐为快了,“ 父亲,鲁国10年来不断扰我叶国边境,野心昭昭不言而喻,更凭着他们兵强马壮有恃无恐,嚣张至极,但现在为何突然要与我们联姻?只怕议和不过是一个幌子,缓兵之计才是真。”

易相赞许的点点头:“ 你接着说,”

千玺负手而立,背脊挺得笔直:“ 三月前老鲁王驾崩,鲁国五子夺位,大伤元气,现在那三皇子虽然已经继位,但是内患不断,他四个兄弟的旧部仍是虎视眈眈,所以他才想要通过与我叶国联姻来稳固自己的皇位,更是害怕这时候我们叶国向他们开战,内忧外患他应顾不暇,但是那三皇子怕是野心不比老鲁王小,可能更甚,一旦让他稳住了朝局,莫说三十年,恐怕他三年都不肯等,精兵铁马必犯我叶国河山。”

易相满意大笑:“ 说得好,不亏是我的儿子,只是现在朝堂多数官员还是主张联姻,皇上也甚是为难啊。”说至此易相也是面露难色。

千玺又坐回了易相的身旁自嘲的笑笑:“ 那是因为这么多年他们被鲁国打怕了。”

听到千玺说这些官员是被打怕了,王俊凯觉得很是舒畅,不由得会心一笑,朝堂上那帮畏首畏尾的老古董可不就是被打怕了。

然后才惊觉自己居然在笑,因为鲁国,他近日都很是压抑,现在听千玺将他心底话说了出来,突然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深深的看了一眼又言笑晏晏的与易相话家常的千玺,转身去了御书房,鲁国这件事王俊凯终于下了决心。

回去后,凯皇便开始起草与鲁国一战的圣旨,直到夜里凯皇才终于将圣旨拟好,将玉玺郑重的盖在了上面。

然而王俊凯明白仅仅这样是不够的,这上面还需要皇后的凤章,这也是为何在叶国皇后地位异常尊崇的原因,男后不只可以同皇上共理朝政,而在很多时候盖着龙凤双印的圣旨也更有权威性。
因为能在叶国当上皇后的男子,背后都有一个庞大家族,千玺更是如此,易相朝中地位不用多说,易母更是盟国洛国的公主,现在洛国的皇上还是易母的胞兄,千玺的亲舅舅,其实当年易母应该嫁给先皇的,只是不知何缘由最后竟然嫁给了易相。

这也是为何先皇当年濒死之际还不忘下旨把千玺嫁给王俊凯为后,而当年王俊凯也是想通了其中的关节才决心负了王源娶易烊千玺为后的。

王俊凯将手中的圣旨反复研读数次,斟酌再三之后:“ 小陶子,摆驾凤仪殿。”


“ 皇上驾到!”

本来准备就寝的千玺听到皇上突然来了一阵莫名,因为除了规定的日子,其他时候王俊凯从来不会到他这里来,更不要说现在已经这么晚了。

千玺匆忙的披了一件外衣就起身到大厅去迎驾了。

王俊凯一步入凤仪殿就看到了跪在正中千玺,不同于平日的严谨,千玺此时只穿了一件白绸的睡袍,睡袍宽大隐隐露出千玺的锁骨,即使外面披了外衣却更显风情,柔顺的发丝也散了下来用一根蓝色的缎子随意的绑着,整个人清隽雅致极了。

王俊凯此时眼睛就像黏在了千玺身上似的,一下也舍不得挪开,眸色也慢慢变深,喉结不自然的滚动了一下,竟走到千玺面前半搂着将他扶了起来柔声道:“夜深露重,皇后快起来,若是着凉便不好了。” 

王俊凯从未对他如此亲昵,这一下其实有点吓到千玺了,只是千玺也不好表现出来,站起来后王俊凯还保持着半搂着他的姿势,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让千玺觉得十分的不自在:“ 不知皇上突然来臣这里可是有什么事情?” 

“孤有要事要与皇后说,你们都退下吧。” 

 “是.”

王俊凯牵着千玺走到内厅,二人落座,王俊凯沉了一会儿便道:“ 千玺,孤今日在御花园偶然听到你与易相谈论鲁国一事。”

与父亲在御花园议论朝事还被皇上听到了,千玺一时还真不知道是好是坏:“ 是臣妄言了,还望皇上恕罪。”

王俊凯摇摇头:“ 不,千玺,孤没有怪罪你的意思,其实你说的很对,与孤的想法不谋而合,只是....、”

“只是什么……”千玺歪头,疑惑。

王俊凯苦笑道:“只是朝中多半老臣都上折子支持联姻,这些老臣入朝为官的时间比孤的年纪都大,所以即使孤明白现在是攻打鲁国的最好时机,却也不好一意孤行。“

王俊凯都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易烊千玺要是还不明白王俊凯此行的目的那他也就没资格当这个皇后了。

鲁国这几年不断欺叶国土地,千玺作为热血男儿,也是痛恨至极,若是他从武,恨不能自己带兵去打鲁国。

千玺沉吟片刻:“皇上您真的决心与鲁国一战?”

“是,孤决心一战,这一战孤等了两年了,”

“那现在以我朝兵力,皇上有几成把握。”

“七成!”

千玺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面前的少皇帝,王俊凯亦不说话,坚定地回视着千玺的目光。

然后千玺起身去了内室,片刻后回来手中握着那枚精致奢华,流光四溢的凤章。

千玺跪在王俊凯身前,将凤章双手奉上:“ 臣愿追随皇上与鲁国一战,肝脑涂地,鞠躬尽瘁。”

王俊凯明白千玺这枚凤章意义非凡,此章一盖不只是千玺,也说明了易相的立场,将此章交给王俊凯之时千玺也在承诺,若是到时与鲁国开战,叶国陷入苦战,他定会助王俊凯向洛国借兵。

所以这枚凤章又何止千金之重,看着面前跪的端端正正的千玺,王俊凯心头剧跳,从未有过的酥麻之感顺着他的指尖直冲到头顶,这种感觉太陌生了,王俊凯以前从来没有如此感觉。

王俊凯蹲下握住千玺的手,那枚凤章就在两人的掌心之间:“ 千玺,孤答应你,这一仗一定会赢,孤必会创一个太平盛世,让你与孤一起坐拥这万里河山,一世欢乐无忧,”

一个帝王能对你做出这种承诺,太贵重也太美好,王俊凯的话如温温细流沁人心脾,让千玺整颗心都暖暖的,千玺嘴角梨涡浅浅,仿佛蕴了世间万千的甜美,琥珀色的眼眸柔光徐徐:“ 恩,臣相信,臣相信皇上。”

月光笼罩柔柔的在千玺身上打下了淡淡的光晕,王俊凯望着眼前谪仙一般的人儿,似是受到了蛊惑,慢慢靠近,想尝一尝那淡色的唇珠会是何等的甜美。

王俊凯不断靠近温热的气息打在了千玺的脸上,千玺在明白王俊凯的意图后瞬间就慌了,急急的向后一撤躲开了王俊凯马上要贴上他的唇瓣,轻声道:“皇上,时辰不早了,明日还要上朝,您还是早些休息吧。”

王俊凯这才如梦初醒,见千玺这般惊慌失措的模样,也不忍逼他,搂着他站了起来:“ 好,千玺也早些休息吧,孤就先回去。”

待王俊凯离开后,千玺坐在床边,直觉心头乱跳,面上越来越热。

而王俊凯回到寝宫后也是辗转反侧,过了好久才堪堪入梦。

悠扬的的琴音丝丝缕缕的传到了王俊凯的耳中,顺着琴音王俊凯不知不觉竟走到了凤仪殿。

推门而入,正厅空无一人,只有漫漫雾气轻轻流动。

王俊凯寻着琴音再往里走,就看到千玺只着那白色的睡袍抚琴,只是领口开的更大,露出了好看的锁骨。

千玺抬首露出盈盈笑意,两汪梨涡多了一丝媚意向王俊凯招招手:“皇上~过来。” 语气带着淡淡的撒娇。

王俊凯就像那被狐妖迷了心智的傻书生,痴痴的走了过去。

王俊凯刚一落座,千玺马上整个人缠了上去,在王俊凯的怀中蹭来蹭去,宽大的睡袍滑了下去露出半片肩膀。

王俊凯被怀中的妖精蹭的心头火气,箍住了他的腰身,正想狠狠的吻他,不想却被千玺轻笑一声,调皮的躲开了。
王俊凯不满的鼓起了嘴,千玺解开自己睡袍上的带子,衣衫半褪后又搂住了王俊凯:“ 皇上,我好冷,你抱抱我吧。”

下一瞬间千玺便不着寸缕的躺在了他的身下,柔顺的青丝随意的散在他美好至极的胴体上。

千玺闭着眼睛,身体随着王俊凯的动作不断的上下颠动,王俊凯双眼发红,自己的下身被包裹在一片柔软湿滑之中,让他爽的宛如置身天堂一般。

这时千玺睁开眼睛,琥珀色的眼睛被泪水浸的更亮了,王俊凯的下身又涨大了一圈。

感觉到王俊凯身体的变化,千玺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王俊凯的耳朵,两条修长的腿更用力的圈紧了王俊凯的腰,媚声道:“ 皇上,你还可以再用力一点。”

王俊凯的眼更红了......

然后……


然后……


然后……

“皇上,皇上,您醒醒,上朝的时间要到了。“

王俊凯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哪里还有那撩人至极的皇后,就只有小陶子那张蠢脸罢了。

王俊凯阴测测的盯着小陶子,在考虑打他几板子比较合适。

TBC


评论(18)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