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521tvxq

[镇魂/巍澜]你们这么美 (踩点,A龙 O澜 点踩上了吗?好像踩上了)

第二个饭制,剧情之后尝试一个踩点,为啥写A龙 没写A巍 ? 因为把面面也剪进去了 都是龙哥的美颜就算A龙吧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0880493

链接点不开  看评论哦



【镇魂/巍澜】网(黑化,卧底)感谢杨蓉老师提供剧本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9109750?from=search&seid=12209179002083264742
犯罪集团字母团在龙城不断发起恐怖袭击,警方却一直难有进展 ,一次警方得到一些线索,派去队中最优秀的警员韩沉化名赵云澜卧底字母团,却不想这一切都在字母团老大S沈巍的掌控之中,温柔的,欲望的,罪恶的,沈巍织好一张又一张的网,最后能否网住目标呢?


当初杨蓉老师的采访,给的这个饭制的灵感哈哈哈哈

如果上面链接打不开 见评论哈


命中注定之——你是我的皇后(三)

更不容易的第三章 终于墨迹出来了.........

不要上升 不要较真哈~~


又到每月整日,千玺有点坐立不安,在房中踱来踱去,不时还会向外张望一下,也不懂自己究竟是在期待什么还是在害怕什么,最后千玺走到书桌前,打算练字来静静心。


这时凤仪殿管事李嬷嬷走了进来:“ 皇后娘娘,皇上宫里的陈公公求见。”

千玺握笔的手紧了几分。面上却还是一派从容:“ 让他进来吧。”

陈公公进来后躬身禀报道:“皇后娘娘,皇上今日在御书房处理公务不能过来陪您用膳了。但是最近天气逐渐转凉,皇上特意吩咐御膳房给您熬了一个下午的参汤,让您一定要喝了。”

千玺顿觉有点泄气,无力道:“ 本宫知道了,你退下吧。”

还说什么与我一起坐拥天下,结果那天之后再也没见到人。

那日果然只是一时情迷,根本与我还是无心。

还君无戏言呢,帝王薄情才是真,天天就只是送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敷衍他。

千玺越想越气闷,手下一个用力毁了一副好字。


御书房.....


“禀告皇上,奴才已经将您吩咐的告诉皇后娘娘了。”

“那…那皇后可曾说了什么?”王俊凯眨眨眼睛,有点小期待的问道。

“恩,皇后娘娘说知道了。”陈公公嗫嚅道,实在不想拂了皇上的期待,但是又只能实话实说。

 王俊凯瞪眼:“ 没了?”

 陈公公更小声了:“ 没…没了。”

然后我们的小皇帝委屈了。

呜……千玺果然一点都不在意我。

那天拒绝我的亲近是不是就是讨厌我啊。

我天天给他送东西那么关心他,他怎么都不理我。

王俊凯郁闷的用指尖摩挲着桌子上那枚摆在玉玺旁边的凤印,仿佛那是它主人精致的脸颊。

一旁的的小陶子将小皇帝的举动看在了眼里:“ 皇上您要是想皇后娘娘了,您可以去凤仪殿找娘娘啊。”

“孤…… 唉。” 王俊凯闷闷不乐,自从那日从凤仪殿回来之后,王俊凯觉得自己就像着了魔一样,白天想的是千玺,晚上梦的也是千玺。

可是他又不敢去找千玺,因为那晚千玺明确的拒绝了他的亲近,小皇帝就想是不是千玺不喜欢他,后来仔细想想两人自成亲以来他也没怎么关心过千玺,千玺不喜欢他也是正常,然后整个人更萎靡了,也不敢去见千玺,怕控制不住自己作了什么逾越的的事,惹得千玺更不喜欢他。

所以他才天天变着花样的给千玺送东西,想刷刷好感度,可是目前看来收效甚微啊。

就这样两人一直僵持到了秋猎的日子。

秋猎是每年朝廷的大活动,为期两天,文武百官都要参加,那自然更是不能少了皇上和皇后。

而且在秋猎的时候,为了彰显帝后和谐,皇上和皇后必须同乘一个皇撵,晚上还要住在一个帐篷里面。

王俊凯和千玺共乘的皇撵最华丽也走队伍的在最前面,百官的马车浩浩荡荡的跟在后面,一眼都望不到尽头,显得热闹非凡。

但是皇撵里面却安静的有点诡异了。

硕大的马车里,千玺拿着一本书一动不动坐在边上,只是眼睛却时不时的往坐在正中假寐的王俊凯那里瞟。


王俊凯眼虽然闭着,但是心早就飞到自己皇后那里去了,一直支着耳朵听千玺那边的动静。

听不到动静,就眼睛睁开一条缝偷看一眼,每次都看到千玺认真看书的侧脸,挺翘的鼻梁,好看的唇形,王俊凯越看越喜欢,心里喜滋滋的,可是又不敢多看,看两眼,就马上闭上眼默念静心咒。

与心心念念人的共处一室,王俊凯实在心猿意马的很,,最后静心咒也不管用了,干脆睁开了眼,不想却正好逮到千玺偷瞄他的眼尾。

偷瞄被抓了一个正着,千玺急忙收回了目光,继续装着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看书。

王俊凯怔了一下,在看到千玺慢慢红透的小耳朵时,乐了。

难道他的皇后并不是不在意他,只是太害羞吗。

这么一想,王俊凯也忘记了什么帝王威严,乐的虎牙猫纹都跑出来了,一下子整个人都精神了,充满了无限的勇气。

“咳咳……”王俊凯假意的咳嗽了两声,想引起小皇后的注意。

但是小皇后却不为所动,继续“认真”看书。

王俊凯无奈,拿这个倔强的小家伙真是没辙得很:“千玺。”最后还是王俊凯先忍不住投降了。

听到王俊凯唤他,千玺整个人僵了一下,将把手中的书放在腿上,梗着脖子道:“ 皇上叫臣有何贵干?”

千玺变扭的样子,却让王俊凯心中更是欢喜,拍了拍身边的空位柔声道:“ 过来,坐到孤的身边来。”

千玺双目微张,整个人更僵了,一张小脸腾的一下变红了,坐在那里不动。

王俊凯更用力的拍了一下,催促道:“ 听话,快过来。”


最后迫于王俊凯的“淫威”千玺才慢慢吞吞的挪了过去,坐到了王俊凯的身旁。

千玺一坐下,王俊凯就把千玺的一只手握在了自己的手里。

千玺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象征性的抽了两下自己的手,便由着王俊凯了。

王俊凯笑的跟个漏了馅的包子一样,手握的更紧了,还放到嘴边偷亲了一下:“ 这么久没见到孤,皇后想孤吗。”

这一问可把千玺难住了,说想吧,他内敛的的性子实在说不出口,说不想吧,又是欺君,最后只能微不可查的点了一下头。

这细微的动作自然逃不过一直盯着千玺的王俊凯,王俊凯瞬间觉得胸腔涨到了极致,满腔的喜爱再也控制不住。

转身一手搂住千玺的腰,一手穿过千玺的膝盖窝,一个用力将千玺抱到了自己的腿上。

千玺被这突然地动作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搂住了王俊凯的脖子。

将千玺抱稳后,王俊凯搂着千玺,让他靠在自己的胸前,低下头与千玺额头相贴,鼻尖相抵:“ 我也很想千玺,很想,很想……”

千玺剧烈的颤了一下。珀色的浅眸湿湿润润。带着一点不敢相信轻声道:“ 你说……你想我?“

王俊凯更用力的搂住了千玺:“ 是,我说王俊凯很想易烊千玺。”

千玺却不信了:“ 你说你想我?你若是想我,为何那日之后你再也没来找我,现在说想我,不过与那晚一样一时兴起逗我罢了。” 千玺越说越气,将脸扭到一边。

见千玺生气了,王俊凯有点慌了,摆正千玺的脸对着自己:“ 我真的每日都在想你,但是我不敢去见你,怕做出什么让你不高兴的事。”

千玺清澈见底的眼里满是纯真的疑惑:“ 让我不高兴的事? 什么事?”

王俊凯溜出一边的虎牙坏笑道:“ 就是这种事啊。”

然后终于亲到了自己心爱的小皇后了,王俊凯先是舔了一下小唇珠,然后又用力的嘬了一下。

“呜……”千玺觉得麻麻的嘤咛一声,王俊凯寻着这个空隙,把舌头伸了进去,满足的与千玺的纠缠不休。

到了秋猎的围场,王俊凯率先从皇撵上被内侍扶着下了马车。然后王俊凯将内侍挥退,亲自将千玺扶了下来。

在场的都是官场的老臣,个顶个的人精,都隐隐察觉到了帝后之间的气氛和出发之前完全不同。

不少老臣都在想这皇后如此得宠,易氏以后在朝中就更是不得了了。

秋猎主要还是武官大展身手的时候,王俊凯一身劲装,骑在马上带领一众武官,看起来英姿飒爽。

站在高处的千玺却注意到了骑马立在王俊凯身边的王源,他对王源了解不多,却对他与王俊凯之间的纠葛也略有耳闻,如今一看,的确十分出色。

而此时,王源那边却突然出了意外,他的马似是受惊了,一下子冲了出去。

“源源!” 离王源最近的王俊凯最先反应过来,策马追了上去,很快就到了王源的旁边,将手中的马鞭递了出去:“ 源源,快点抓住马鞭。”

 王源的骑术显然还不错,很快稳住了身形,抓住了王俊凯递过来的马鞭,王俊凯用力一拉,将王源拉到了他的马上,而王源那匹受惊的马,也被侍卫用箭射死了,然后拖走了。

“源源,你没事吧。”王俊凯有些担心的王源身上巡视了一圈。

王源摇摇头:“ 我没事,小凯谢谢你救了我。”

王俊凯与王源共乘一匹马回来的时候,很快被策马追来的武官围住了,询问圣驾安危。


千玺将一切看在眼中,见有惊无险也是松了一口气。

王源无事王俊凯也就放下心来了,这才后知后觉自己与王源共乘一匹马显得似乎有点亲昵,虽然他以前也与王源如此过,但现在就是莫名有点心虚,等王源从他马上下去后,王俊凯的第一反应就是去看千玺。


千玺神色如常的站在那里,一派优雅雍容,见王俊凯看过来之后,还对他笑笑,示意他不必担心。


待大家都分散去打猎物的时候,王源快马追上了自己的父亲王溯侯爷,见四下无人,策马拦在他的前面:“ 父亲,刚刚我的马突然受惊,是不是你搞的鬼?” 

王侯爷面色阴沉的望着自己的儿子,倒也不隐瞒直接承认了:“ 没错,是我弄的。”

王源一时惊怒交加:“ 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为什么?” 王侯爷好笑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你难道看不出你已经慢慢失了圣心吗,皇上现在与那皇后的感情越来越好,那易相以后就更要压我一头,你个没用的东西,连皇上的心都留不住。”

王源咬牙道:“ 皇上喜欢谁那是皇上的自由,我也希望父亲不要再搞这些小动作,皇上圣明,若是发现了,也只会让我更加难看罢了。”说完王源也不想在与王侯爷多说,驾马离去。

而王侯爷恨恨的留在原地。


转眼太阳就落山了,秋猎结束,一个小将军打的猎物最多,王俊凯照例赏了不少东西。

到了晚宴,宫女将一只烤全鹿端到了王俊凯和千玺的桌前。

王俊凯用筷子找了一块鹿最好吃的位置夹给千玺:“ 千玺,你尝尝这鹿肉,这只鹿可是我亲自猎的,特意吩咐下面好好烤,来给你尝尝。”

肉质鲜嫩,烤的火候也是刚刚好,再加上又是王俊凯亲自猎的,千玺吃在嘴中觉得别有一番滋味。

宴会结束后帝后就一起回到了二人的帐篷,因为王俊凯临时又处理了一些公事,等到千玺沐浴回来之后王俊凯还没回到帐篷。


千玺在帐篷里面转了两圈,有种说不出的紧张,尤其在看到那张双人的卧榻之后脸有点发热。

王俊凯回到帐篷之后,就看到他的小皇后又坐在角落看书,缩成小小一团,就像害怕被人发现似的。

王俊凯坏笑了一下,快步走过去,将蜡烛吹灭,然后将千玺打横抱了起来,就往卧榻那里走。

王俊凯动作太快,千玺似是被惊到了:“ 你…你做什么?”

王俊凯轻柔的将千玺放到了踏上,整个人压了上去:“ 还能做什么,这么晚了当然是和我的皇后就寝啊。”

千玺羞的眼神乱飘小声道:“ 可...可是我书还没看完呢。”

不想王俊凯却突然正色道:“ 千玺,你作为皇后,对内你将后宫管的井井有条,对外朝堂整政事你看的通透明了,但是有一样你还没有做好,这件事你没有做好,那就不能算是一个合格的皇后。”

这一下千玺紧张了:“ 我还有哪里没有做好?”

王俊凯嘿嘿一笑,又恢复了那副没正经的样子:“ 就是侍寝啊,作为我的皇后,你是不是应该在房事上满足你的夫君我。”王俊凯说着还抱着千玺晃了两下。

然后不等千玺反应,王俊凯就用力的吻住了千玺,两只手还不安分的脱去了千玺的睡袍。

最后千玺被王俊凯折腾的全身无力,香汗淋漓,在昏睡过去之间,千玺满脑子想的都是。

要做好皇后真是辛苦……

我写这篇文的时候 脑中的千玺就是这个样子的  这是在lo上存的图 这样放可以吗? 侵删  可是觉得这个图真的做的棒棒哒~~


命中注定之——你是我的皇后(二)

  不容易的第二章 大家看着玩吧  

  不要上升 别较真哈~~

 

 春去春来,两载已过……

“皇后娘娘,皇上今日有要事处理,不能过来同您用膳了。”

正在看书的千玺只是轻轻点了点头,眼神未从书上离开过分毫,对于皇上来是不来似乎并不在意。

王俊凯与易烊千玺成亲已有两年,这两年来二人的关系不上不下,真真的相敬如宾,按照宫规每月整日皇上都要到皇后的宫里用膳,若无要事王俊凯都会遵守规定来陪千玺用膳,只是两人话都不多,大多时候都是沉默相对。

这种状况稍稍缓和还是在第二年的时候,一日王俊凯照惯例来千玺宫中,看到千玺房中不知何时摆了一架古琴,登时来了兴趣,王俊凯自小便十分喜爱音律,只是先皇和太后担心他玩物丧志,不肯让他过多涉猎。

但王俊凯只一眼便知此琴是难得的极品,忍不住伸手拨弄了两下:“ 千玺也懂音律?” 

“恩,六岁时便学了,只是臣愚笨现在也不过略通一二罢了。”千玺站在一旁温声回道。

这琴是千玺六岁生日时易相送给他的礼物,也是千玺最珍爱的东西。

千玺入宫后易母担心他在宫中无聊,便让易相在进宫探望千玺时将此琴带给了他。

王俊凯将位置让了出来:“ 千玺谦虚了,这琴是个古物,一般人很难驾驭,不知千玺可否为孤弹上一曲。”

皇上的这个要求千玺自然不能拒绝,微微欠身道:“ 臣遵旨。”

在宫中一年,养尊处优,千玺白皙清润了不少,玉指纤纤抚琴的模样十分的赏心悦目,而且千玺琴技了得,余音袅袅,不绝如缕。

或许眼前景象太过迷人,也或许是琴音太过悦耳,王俊凯竟有些痴了。

自这次之后,王俊凯很多时候都会多留一会儿,听千玺弹上两曲才会离开。

不过除此之外两人之间也没再有什么变化,就这样不冷不热的又过了一年。

今日,王俊凯也确实是公务缠身,才没有去千玺那里。

叶国北边有一蛮族鲁国,从先皇开始便一直扰叶国边境,两国十几年间大大小小的战役打了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只是鲁国民风彪悍,兵强马壮,叶国每次都讨不到什么好处,因此这鲁国也一直是叶国的一块心病,王俊凯的父亲练兵秣马十载就是决心将来要与鲁国一战,而王俊凯也一直有此决心,自登基以来便一直暗暗准备,不想鲁国却突然示好,要与叶国联姻,说只要叶国将一位公主嫁给新鲁王,鲁国便保证30年不再进犯叶国。

一时之间与鲁国是战是和朝堂争论不休,但大部分官员都上书主和,王俊凯看着那堆积如山的奏折头疼不已。

这时小陶子躬身向王俊凯禀报:“ 皇上,源世子求见。” 

王俊凯听到王源来找他脸上多了一丝笑意:“ 快宣。”

王源随着内侍来到御书房见到王俊凯正欲行礼。

王俊凯开口了:“免礼吧,”

王源直起身子,对着王俊凯微微一笑,整个人都甜甜的。

王俊凯的心情一下子好了不少:“源源,过来。”

待王源站到王俊凯身边时,王俊凯便拉着王源坐在他旁边的空位上,而那个位子本应是皇后坐的,在叶国男后是可以在御书房陪同皇上批阅奏章,二人共议朝事的。

“源源,今天你怎么突然来这里找我?是不是想我了?”王俊见到王源就忍不住想逗逗他。

王源有点脸红:“ 最近几天上朝我都见你心情不太好的样子,所以想来看看你。”

王俊凯往王源的身边靠了靠:“恩,还是源源关心我。”

王源瞟了一眼二人面前堆积的奏折:“你还在为鲁国的事情伤神啊。”

王俊凯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 是啊。鲁国的问题纷繁复杂,一时很难决定。”王俊凯转了转眼睛:“ 源源这鲁国,你说我们是战好呢还是和好呢?” 

王源犹豫了一下缓缓说道:“ 我父亲说过与鲁国联姻,兵不刃血就能解决两国矛盾,实为难得的好事,若是能以此机会与鲁国结成盟友对我叶国国力来说更是好事。”

“源源,” 王俊凯沉声打断了王源:“ 你父亲的这些话这几日在朝上我都听过了,我现在是想听你的想法。”

“我的想法?”王源的脸上有一丝茫然,想了一会儿道:“ 我同意我父亲的看法,一旦开战民不聊生,两国和解是个好事。”

王俊凯暗暗皱眉,王源的父亲王朔侯爷并不是佞臣,也颇有才华,虽不比易相,却也是朝堂的中流砥柱,但王侯爷出身王公贵族,在政事上时常有些官僚主义,所以王俊凯一直希望在政见上王源不要过多的受他父亲的影响。

王源见王俊凯面色不愉,小心翼翼的拉了一下王俊凯的衣袖:“ 小凯,我说的这些,是不是让你不高兴了。”

王俊凯想王源毕竟还小,也不忍苛责于他:“ 没有,其实现在朝中多数官员都是主和,毕竟一旦开战确实受苦的还是无辜百姓,只是到底如何还需从长计议。”

王源乖巧的点点头:“恩,其实鲁国一事不管你最后如何定夺,我都支持你。”

王源离开后,王俊凯甚是疲惫的靠在了龙椅上,感觉就像是被一层一层的油纸糊上了一般,闷得很!

第二日朝堂上仍旧为鲁国的事情争论不休,退朝之后,御书房的奏折竟然比昨天还多,王俊凯阅着千篇一律的奏折,实在烦闷难忍,将手中的折子扔到一边起身想去御花园逛逛。

小陶子正要跟过去,王俊凯马上摆了摆手:“ 孤想自己走走,你不要跟着。” 然后快步离开了御书房,

自己在御花园漫无目的的瞎转了好久,王俊凯的心情丝毫没有缓解,走着走着路过了御花园角落的一处凉亭,竟看到易相和千玺坐在里面喝茶。

算算日子,今天也的确是易相进宫探望皇后的日子,王俊凯也无意打扰他们父子团聚,抬脚正欲离开。

“千玺,这鲁国你觉得我叶国是该战还是该和?”

听到易相问千玺鲁国一事,王俊凯本打算离开的身形不由得顿住了。

其实易相很少同千玺讲朝堂的事情,易相这一问对千玺来说倒真有点突然:“ 这…那父亲是如何想的呢。”

易相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茶:“ 两国可以化干戈为玉帛不失为一件好事。”

在暗处偷听的王俊凯面露疑惑,易相虽然不曾明确的表态,但是他探过两次易相的口风,明明易相更偏于一战的。

千玺挑眉:“ 哦?父亲也支持与鲁国联姻?”

“如何,我这样想有何不妥?”

千玺摇摇头:“ 孩儿不敢,只是孩儿觉得,这是战是和主要还是看我叶国目前的兵力,但只要有五成把握…”千玺的指尖用力的点了两下面前的石桌:“ 孩儿认为最好一战!” 说到一战之时,千玺语气铿锵有力。

王俊凯听到千玺的话也是心头一跳,双目微瞠,侧耳听得更加认真。

易相眼底浮起一丝满意的笑意:“此话怎讲?”

千玺站了起来长舒一口气,一改往日的温润如玉,整个人看起来异常严肃,似是有千言万语在胸中不断涌动,终于可以一吐为快了,“ 父亲,鲁国10年来不断扰我叶国边境,野心昭昭不言而喻,更凭着他们兵强马壮有恃无恐,嚣张至极,但现在为何突然要与我们联姻?只怕议和不过是一个幌子,缓兵之计才是真。”

易相赞许的点点头:“ 你接着说,”

千玺负手而立,背脊挺得笔直:“ 三月前老鲁王驾崩,鲁国五子夺位,大伤元气,现在那三皇子虽然已经继位,但是内患不断,他四个兄弟的旧部仍是虎视眈眈,所以他才想要通过与我叶国联姻来稳固自己的皇位,更是害怕这时候我们叶国向他们开战,内忧外患他应顾不暇,但是那三皇子怕是野心不比老鲁王小,可能更甚,一旦让他稳住了朝局,莫说三十年,恐怕他三年都不肯等,精兵铁马必犯我叶国河山。”

易相满意大笑:“ 说得好,不亏是我的儿子,只是现在朝堂多数官员还是主张联姻,皇上也甚是为难啊。”说至此易相也是面露难色。

千玺又坐回了易相的身旁自嘲的笑笑:“ 那是因为这么多年他们被鲁国打怕了。”

听到千玺说这些官员是被打怕了,王俊凯觉得很是舒畅,不由得会心一笑,朝堂上那帮畏首畏尾的老古董可不就是被打怕了。

然后才惊觉自己居然在笑,因为鲁国,他近日都很是压抑,现在听千玺将他心底话说了出来,突然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深深的看了一眼又言笑晏晏的与易相话家常的千玺,转身去了御书房,鲁国这件事王俊凯终于下了决心。

回去后,凯皇便开始起草与鲁国一战的圣旨,直到夜里凯皇才终于将圣旨拟好,将玉玺郑重的盖在了上面。

然而王俊凯明白仅仅这样是不够的,这上面还需要皇后的凤章,这也是为何在叶国皇后地位异常尊崇的原因,男后不只可以同皇上共理朝政,而在很多时候盖着龙凤双印的圣旨也更有权威性。
因为能在叶国当上皇后的男子,背后都有一个庞大家族,千玺更是如此,易相朝中地位不用多说,易母更是盟国洛国的公主,现在洛国的皇上还是易母的胞兄,千玺的亲舅舅,其实当年易母应该嫁给先皇的,只是不知何缘由最后竟然嫁给了易相。

这也是为何先皇当年濒死之际还不忘下旨把千玺嫁给王俊凯为后,而当年王俊凯也是想通了其中的关节才决心负了王源娶易烊千玺为后的。

王俊凯将手中的圣旨反复研读数次,斟酌再三之后:“ 小陶子,摆驾凤仪殿。”


“ 皇上驾到!”

本来准备就寝的千玺听到皇上突然来了一阵莫名,因为除了规定的日子,其他时候王俊凯从来不会到他这里来,更不要说现在已经这么晚了。

千玺匆忙的披了一件外衣就起身到大厅去迎驾了。

王俊凯一步入凤仪殿就看到了跪在正中千玺,不同于平日的严谨,千玺此时只穿了一件白绸的睡袍,睡袍宽大隐隐露出千玺的锁骨,即使外面披了外衣却更显风情,柔顺的发丝也散了下来用一根蓝色的缎子随意的绑着,整个人清隽雅致极了。

王俊凯此时眼睛就像黏在了千玺身上似的,一下也舍不得挪开,眸色也慢慢变深,喉结不自然的滚动了一下,竟走到千玺面前半搂着将他扶了起来柔声道:“夜深露重,皇后快起来,若是着凉便不好了。” 

王俊凯从未对他如此亲昵,这一下其实有点吓到千玺了,只是千玺也不好表现出来,站起来后王俊凯还保持着半搂着他的姿势,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让千玺觉得十分的不自在:“ 不知皇上突然来臣这里可是有什么事情?” 

“孤有要事要与皇后说,你们都退下吧。” 

 “是.”

王俊凯牵着千玺走到内厅,二人落座,王俊凯沉了一会儿便道:“ 千玺,孤今日在御花园偶然听到你与易相谈论鲁国一事。”

与父亲在御花园议论朝事还被皇上听到了,千玺一时还真不知道是好是坏:“ 是臣妄言了,还望皇上恕罪。”

王俊凯摇摇头:“ 不,千玺,孤没有怪罪你的意思,其实你说的很对,与孤的想法不谋而合,只是....、”

“只是什么……”千玺歪头,疑惑。

王俊凯苦笑道:“只是朝中多半老臣都上折子支持联姻,这些老臣入朝为官的时间比孤的年纪都大,所以即使孤明白现在是攻打鲁国的最好时机,却也不好一意孤行。“

王俊凯都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易烊千玺要是还不明白王俊凯此行的目的那他也就没资格当这个皇后了。

鲁国这几年不断欺叶国土地,千玺作为热血男儿,也是痛恨至极,若是他从武,恨不能自己带兵去打鲁国。

千玺沉吟片刻:“皇上您真的决心与鲁国一战?”

“是,孤决心一战,这一战孤等了两年了,”

“那现在以我朝兵力,皇上有几成把握。”

“七成!”

千玺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面前的少皇帝,王俊凯亦不说话,坚定地回视着千玺的目光。

然后千玺起身去了内室,片刻后回来手中握着那枚精致奢华,流光四溢的凤章。

千玺跪在王俊凯身前,将凤章双手奉上:“ 臣愿追随皇上与鲁国一战,肝脑涂地,鞠躬尽瘁。”

王俊凯明白千玺这枚凤章意义非凡,此章一盖不只是千玺,也说明了易相的立场,将此章交给王俊凯之时千玺也在承诺,若是到时与鲁国开战,叶国陷入苦战,他定会助王俊凯向洛国借兵。

所以这枚凤章又何止千金之重,看着面前跪的端端正正的千玺,王俊凯心头剧跳,从未有过的酥麻之感顺着他的指尖直冲到头顶,这种感觉太陌生了,王俊凯以前从来没有如此感觉。

王俊凯蹲下握住千玺的手,那枚凤章就在两人的掌心之间:“ 千玺,孤答应你,这一仗一定会赢,孤必会创一个太平盛世,让你与孤一起坐拥这万里河山,一世欢乐无忧,”

一个帝王能对你做出这种承诺,太贵重也太美好,王俊凯的话如温温细流沁人心脾,让千玺整颗心都暖暖的,千玺嘴角梨涡浅浅,仿佛蕴了世间万千的甜美,琥珀色的眼眸柔光徐徐:“ 恩,臣相信,臣相信皇上。”

月光笼罩柔柔的在千玺身上打下了淡淡的光晕,王俊凯望着眼前谪仙一般的人儿,似是受到了蛊惑,慢慢靠近,想尝一尝那淡色的唇珠会是何等的甜美。

王俊凯不断靠近温热的气息打在了千玺的脸上,千玺在明白王俊凯的意图后瞬间就慌了,急急的向后一撤躲开了王俊凯马上要贴上他的唇瓣,轻声道:“皇上,时辰不早了,明日还要上朝,您还是早些休息吧。”

王俊凯这才如梦初醒,见千玺这般惊慌失措的模样,也不忍逼他,搂着他站了起来:“ 好,千玺也早些休息吧,孤就先回去。”

待王俊凯离开后,千玺坐在床边,直觉心头乱跳,面上越来越热。

而王俊凯回到寝宫后也是辗转反侧,过了好久才堪堪入梦。

悠扬的的琴音丝丝缕缕的传到了王俊凯的耳中,顺着琴音王俊凯不知不觉竟走到了凤仪殿。

推门而入,正厅空无一人,只有漫漫雾气轻轻流动。

王俊凯寻着琴音再往里走,就看到千玺只着那白色的睡袍抚琴,只是领口开的更大,露出了好看的锁骨。

千玺抬首露出盈盈笑意,两汪梨涡多了一丝媚意向王俊凯招招手:“皇上~过来。” 语气带着淡淡的撒娇。

王俊凯就像那被狐妖迷了心智的傻书生,痴痴的走了过去。

王俊凯刚一落座,千玺马上整个人缠了上去,在王俊凯的怀中蹭来蹭去,宽大的睡袍滑了下去露出半片肩膀。

王俊凯被怀中的妖精蹭的心头火气,箍住了他的腰身,正想狠狠的吻他,不想却被千玺轻笑一声,调皮的躲开了。
王俊凯不满的鼓起了嘴,千玺解开自己睡袍上的带子,衣衫半褪后又搂住了王俊凯:“ 皇上,我好冷,你抱抱我吧。”

下一瞬间千玺便不着寸缕的躺在了他的身下,柔顺的青丝随意的散在他美好至极的胴体上。

千玺闭着眼睛,身体随着王俊凯的动作不断的上下颠动,王俊凯双眼发红,自己的下身被包裹在一片柔软湿滑之中,让他爽的宛如置身天堂一般。

这时千玺睁开眼睛,琥珀色的眼睛被泪水浸的更亮了,王俊凯的下身又涨大了一圈。

感觉到王俊凯身体的变化,千玺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王俊凯的耳朵,两条修长的腿更用力的圈紧了王俊凯的腰,媚声道:“ 皇上,你还可以再用力一点。”

王俊凯的眼更红了......

然后……


然后……


然后……

“皇上,皇上,您醒醒,上朝的时间要到了。“

王俊凯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哪里还有那撩人至极的皇后,就只有小陶子那张蠢脸罢了。

王俊凯阴测测的盯着小陶子,在考虑打他几板子比较合适。

TBC


命中注定之——你是我的皇后(一)

心血来潮 突然写文 文笔一般 大家看着玩吧 不要上升哈  
历史背景完全架空 不要较真
先婚后爱?此文 凯千 凯千 凯千 重要的事情说三次 差不多五章完结,么么哒~~


叶国新皇王俊凯登基一月后承先皇遗旨将迎娶叶国宰相易氏一族长子易烊千玺为后。

新皇登基,又立皇后,此时叶国举国欢庆,大赦天下。

婚期前夜……

“陛下,奴才将源世子带过来了“
凯皇的贴身太监小陶子举着一盏幽暗的灯笼,身后跟着一位唇红齿白的少年。
已经等候多时的王俊凯在听到源世子三个字的时候,桃花眼一亮,快走几步迎了上去,在看到王源的时候面上是抑制不住的欣喜,温柔轻唤:“ 源源,你终于来了,我等了你好久啊”

王源在听到王俊凯的声音时轻颤了一下,最终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疏离的跪下行起了君臣之礼:“ 臣王源拜见皇上,不知皇上深夜将臣叫到此处有何贵干。”

王俊凯微微皱眉,看王源如此也明白他在与自己赌气。
王俊凯在8岁时与王源相识,到如今已经相伴6年,竹马之情,两小无猜,即使从未宣之于口,两人之间也一直有着心照不宣的朦胧暧昧,在叶国男后男妻也不是什么新鲜事,而王俊凯也一直决心在他登基后会娶王源为后,可不想世事难料,先皇突然驾崩,弥留之际匆匆下旨,让太子王俊凯继位,娶易氏长子易烊千玺为后,王俊凯还来不及拒绝,先皇就已经驾鹤西去了,徒留一道不容拒绝的先皇遗旨。

王俊凯想到明日要与一个素未谋面的人成亲,再看看眼前的王源心中更是一阵烦躁,挥退了小陶子,几步上前想扶起王源:”源源,你我之间何须如此,你快起来。”

但王源却倔强地不肯起来,只是身子抖得更厉害了。

王俊凯见他如此更是心疼,无奈蹲在了他的面前 ,抚了抚王源的发丝轻声道:“ 源源是不想和小凯说话了吗。”

听到新皇对他自称小凯,王源终是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抬头望向如今的天子,抓住他的手,仿佛那是一根救命稻草,晶亮的眼睛里含着似碎未碎的泪光:“ 小凯,你明天真的要成亲了吗?” 

王俊凯将王源扶了起来,用随身的手帕轻沾了一下王源眼窝里的泪痕满是不忍:“ 对不起源源,只是你应该明白,先皇的旨意谁都不能违抗。”

王源沉默的低下头,只是握着王俊凯的手又紧了几分。

王俊凯见此心中也是一阵难过,在叶国皇后的地位非常尊崇,除非叛国和迫害皇嗣,不然皇后永不许废,而王俊凯也明白即使他是天子,再怎么宠爱王源也不能纳他为妃,因为在叶国,正妻无论男女地位都是一样尊贵,但是侧室若为男子,那地位却远不如女子,更被视为一种耻辱。

王俊凯明白王源作为世子地位尊贵,而他的家族也不会允许他入宫为妃的。

思及此王俊凯更是难受,轻轻拍了拍王源握着他的手柔声道:“ 源源,可以陪我走走吗,你以前不是最喜欢陪我逛御花园的吗?” 

王俊凯俊美不凡容貌此时满是温柔,王源心中悸动,也明白他的身不由己,终是不忍,点了点头。

王俊凯脸上露出笑容,牵着王源的手向御花园的方向,两人并肩而行。

易府……

虽已是深夜,但易烊千玺毫无睡意,望着那套异常华丽的大红喜服,满面的愁容。

“千千……”

听到有人唤他,千玺才从愁绪中回过神来,就见易母端着茶点盈盈走来,柔美的脸上满是慈爱。

“母亲,这么晚了您怎么过来了”看到母亲千玺绽开了两朵甜甜的梨涡,那纯真的笑容才是一个13岁少年该有的模样。

“ 看你这屋还亮着,就知道你还没睡,怕你饿了,给你端些宵夜过来。”

千玺一看就知那茶点是母亲亲手做的,一下子倒真觉得饿了,坐在母亲身旁,迫不及待的吃了起来,小嘴鼓鼓的,甚是可爱。

易母拿出手帕轻轻擦了擦千玺嘴边的糕屑,眼中满是疼惜:“多吃点,你在外游学这两年吃了不少苦吧,瘦了那么多。”

千玺咽下口中的茶点:“孩儿哪里有瘦?是母亲太心疼孩儿了才会那么觉得。”

易母宠溺的点点爱子的小鼻尖:“还不承认,你看看你现在这黑瘦的模样,像个小猴子。”

千玺不甚在意的笑笑:“ 是父亲教导孩儿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男儿志在四方,如此才能报效国家.......” 

这一番豪言壮志千玺却越说声音越小,最后竟有些哽咽,徒留一声轻叹。

刚刚母子之间的轻松惬意渐散,此时又笼上了一层黯然。

千玺从小聪明伶俐,懂事孝顺,11岁时便考取了秀才,易父那时担心爱子灵气太盛,过慧易折,也想他能更懂得胸怀天下,不只是一味的死读书,所以在千玺11岁时便让他外出游历,阅万里河山,懂民间疾苦,本想让他15岁时再继续考取功名,以后能为国效力,可是现在却.....

易母见儿子神伤,心中亦满是苦涩。她想或许这就是先皇对他们的报复,让他们的儿子一世都只能困在他儿子的身边。

从千玺知道他要嫁给新皇到现在已经月余,期间有太多人太多次告诉千玺,圣意不容拒绝,告诉他做皇后百利而无一害,告诉他,新皇也是人中之龙,两人在一起是天作之合,因此易母此时也不想再说这些去劝慰爱子,因为她明白说这些只会让他更难过罢了,她的儿子本应是翱翔九天的雄鹰,却从此不得不被一条金链锁住,困在那深宫之中。

易母走到千玺身边,将他抱在怀中,用手轻轻拍着他的背,就像他幼时每次难过了易母都是这样哄他的。

千玺顿觉安心了不少,抬起头望向母亲,面上强撑起笑意:“ 母亲不必担心,孩儿没事,时辰也不早了,明日……明日就是大婚了,您也快去歇息吧。”

易母轻叹一声点点头,收拾了一下桌上的碗筷便回房歇息了。

千玺其实满是倦意,但是躺在床上就是不想睡,直到4更才迷迷糊糊睡去。

大婚当日,满城欢庆,千玺的凤撵从易府到皇宫这短短路程,便引来了无数百姓夹道观望,好不热闹。

凤撵一直到了皇宫正殿才停了下来,百官群臣整整齐齐的队列两边,千玺由嬷嬷搀扶下来,由于带着纱质的盖头,他的视线一片红色朦胧,看不真切,可是他知道这大殿尽头站在高处的人,便是新皇,要与他共度一生的人。

王俊凯望着款款向他走近的千玺,面上一片漠然,即使身着大红喜服,却更显冰冷。

易相站在百官的第一列,将少年皇帝的神情看在眼里,他知晓少皇帝不喜千玺,并且也有耳闻皇上与源世子关系匪浅,不禁为自己的儿子忧心忡忡。

千玺按照祖制礼毕之后,王俊凯缓缓步下皇位,站到了千玺的面前伸出了手,千玺在嬷嬷的引导下握住了王俊凯的手,两人的手皆是一片凉意。

王俊凯握着千玺的手微微侧目,对这个全然陌生的皇后,略有一点好奇,握着的手并不白皙也不柔软,但是骨节分明十分修长,指上有一层薄茧,一定是常年写字才会如此。

王俊凯心下思绪万千,当与千玺并肩站在高处受百官跪拜的时候才堪堪回神。

百官山呼“皇上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千千岁。”

可是听在王俊凯的耳里只是一片嗡声,视线越过层层的人群,最终落在了远处的王源身上,跪在地上缩成了一团,看起来好不可怜,王俊凯心疼不已,恨不能马上甩开千玺的手,直奔到王源的身旁将他扶起来。

而盖头下的千玺也是面无表情,盯着脚边的一块空地发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王俊凯在内侍的一再催促和提醒下才不情不愿的离开宴席,向皇后的寝宫走去。

到了寝殿嬷嬷将喜秤递给了王俊凯,王俊凯握着喜秤一点一点的挑开了千玺的盖头,也终于见到了自己这个皇后的庐山真面目。

从先皇驾崩之后,易烊千玺这个名字便一直与他纠缠不休,可是现在真的见到千玺,王俊凯却十分平静,不惊喜也不失望,毫无波澜。

喝了交杯酒之后,宫女内侍就都退下了。

王俊凯和易烊千玺两人相顾无言,十分尴尬。

千玺愣愣的看着王俊凯,不得不承认这新皇的确如传言一般气度不凡,人中之龙,天生就该君临天下的。

思及此易烊千玺突然站了起来没头没脑的行了一个君臣大礼:“ 臣易烊千玺,参见皇上。” 行完礼之后千玺就后悔了,知道自己犯了傻,都是他父亲从小教导他忠君爱国,让他看到王俊凯不由得条件反射。

王俊凯也被突然地举动弄得一愣,等看到千玺红透的小耳朵时,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

千玺在听到王俊凯的笑声后更羞窘了。

王俊凯见千玺脖子都已经开始红了,不好再为难他,摆了摆手正色道:“ 你是皇后,不必如此行礼的,快起来吧。”

千玺慢慢站了起来,只是还是羞的抬不起头。

经过刚刚那么一闹,王俊凯倒是对千玺多了一丝好感,其实他早有耳闻易丞相的独子才华横溢是个栋梁之才,想来若是入朝为官,一定会像他父亲那样成为一个忠臣良将的,只是造化弄人啊。

王俊凯顿觉有些惋惜,轻轻拍了拍千玺的肩膀:“时辰不早了,你还是早些休息吧。明日一早你还要同孤去拜见母后呢。”王俊凯说完就转身离开了寝殿。

易烊千玺见王俊凯离开松了一口气,觉得新皇还挺好相处的,简单梳洗之后倒也安稳的睡着了。